Add to favourites
News Local and Global in your language
18th of January 2018

电影



见证了港片黄金岁月的徐克袁和平,他们还在尝试电影的新玩法_娱乐_腾讯网

a-e&&(i=a),c(i)},f=function(){t=r.$playlist_list.find("> li"),i=t.length,e=t.filter(":eq(0)").outerWidth(!0),n=r.$playlist_scol.width()/e,r.$playlist_list.css("width",i*e),a=r.$playlist_list.outerWidth(!0)-r.$playlist_scol.width()};return{init:l,setCurrentToIdx:p,scrollToItemIdx:d,forward:function(){u("forward")},backward:function(){u("backward")},hide:function(){return r.$playlist_node.slideUp(300)},update:f}}();e.playlist=c;var d=function(){var t,i=!1,e=function(){var t=$("#Main-Article-QQ");if(t.length>0){var i=t.offset(),e=t.width();return 2*i.left+e===$(window).width()&&e}return!1},l=function(){if(n.player){var o=n.player,s=!!i||a.inview(r.$root);if(!(!0===t&&!0===s||!1===t&&!1===s)){if(r.$player_wrap.css("visibility","hidden").toggleClass("rv-player-mini",!s),s)r.$player_wrap.css({"margin-left":"",left:""});else if(window.ARTICLE_INFO&&1===window.ARTICLE_INFO.isUnique)r.$player_wrap.addClass("rv-player-mini-sp1");else{var l=e();if(l){var d,p,u=r.$player_wrap.width(),f=($(window).width()-l)/2-10>=u;f?(d=0-l/2-r.$player_wrap.width()-10,p="50%"):(d=0,p=0),r.$player_wrap.css({"margin-left":d,left:p})}}c(o),r.$player_wrap.css("visibility","visible"),t=s}}},c=function(t){var i=s().height;t.resize({height:i})},d=r.$player_mini_ctrl.find("a[data-action=mute]"),p=function(t){t.isMuted&&(n.mute=!!t.isMuted(),d.removeClass("mute-off mute-on").addClass(t.isMuted()?"mute-on":"mute-off"))},u=function(t){l(),$(window).scroll(l),$(window).resize(l),r.$player_mini_ctrl.on("click","a[data-action=close]",function(e){e.preventDefault(),i=!0,l(),t.pause()}),r.$player_mini_ctrl.on("click","a[data-action=resize]",function(i){i.preventDefault(),r.$player_wrap.toggleClass("rv-player-mini-big"),c(t)}),p(t),d.click(function(){t.isMuted&&(t.isMuted()?(t.unMute(),f.on()):(t.mute(),f.off()),d.removeClass("mute-off mute-on").addClass(t.isMuted()?"mute-on":"mute-off"))})},f={_configName:"mini_unmute",_config:null,_set:function(t){this._config=n[this._configName],o.cookie.set(this._config.key,t,{expires:this._config.expires,domain:this._config.domain,path:this._config.path})},get:function(){return this._config=n[this._configName],o.cookie.get(this._config.key)},on:function(){this._set("1")},off:function(){this._set("0")}};return{init:u}}();e.scrollPlay=d,e.dom=r},{"./config":2,"./inview":6,"./tools":9}],11:[function(t,i,e){var o=t("./config"),n=t("./tools"),a=t("./sportVip"),r=t("./vip");i.exports=function(){var t=o.player;t||n.debug_log("no player cont bind event "),t.on("volumeChange",function(t){t.isUserAction&&(o.volumeChange=t)}),t.on("playStateChange",function(i){if(1==i.state){var e=t.getVid();o.bossList.vid||(n.trace.boss2619("video_play",e),o.bossList.vid=1),$(window).trigger("video:pause",o.modName)}i.state>0?n.playingGlobalSign.on():n.playingGlobalSign.off()}),t.on("showUIVipGuide",function(i){n.debug_log(i),i.switchDefinitionFail&&(location.host.match(/sports/g)?a.pop("1080p"):r.vip(t,"1080p"))}),$(window).on("video:pause",function(i,e){e!==o.modName&&(t.getPlayerState()===-1?t.stop():t.pause())}),$(window).on("video:replay",function(i,e){if(n.debug_log("trigger video:replay"),e&&t&&"function"==typeof t.getPlayerState)if(t.getPlayerState()

腾讯娱乐讯(文/栩栩)徐克今年67岁了,袁和平已经72岁了。这两位随便一位的履历都称得上是辉煌。

徐克和袁和平在电影发布会现场

江湖人称“老爷”的徐克早年还有个外号是“徐老怪”,从《蝶变》惊艳影坛开始,徐克就在电影江湖上自成一派,他以香港”新浪潮“主力的姿态”出道“,然后接连获得了商业上的巨大成功。一贯求新求变的徐克在题材上几乎是百无禁忌:武侠片有《蝶变》《新蜀山剑侠》和《七剑下天山》,爱情片有《倩女幽魂》和《青蛇》,贺岁喜剧有《金玉满堂》和《大三元》,主旋律电影有《智取威虎山》……清新隽逸的画风和天马行空的构思让徐克的个人风格极其明显。

而人称”八爷“的袁和平比起徐克来说,个人风格则不会那么明显的体现在电影里。无论是作为武术指导还是导演,袁和平最擅长的就是根据人物和情节设计表现力最好的武术动作。如果不是死忠影迷,恐怕很难能联想到《蛇形刁手》、《黄飞鸿之铁马骝》、《卧虎藏龙》、《黑客帝国》这样风格大相径庭的动作片的武术执导居然是同一个人。

两位加起来接近150岁的电影人,在这个年底却给我们奉献了一部豆瓣评分仅为4.9分的电影。这让很多人质疑,是不是香港电影北上之后“水土不服”直到现在? 还是如今的市场已经堕落到连徐克袁和平这样的大导都要“圈钱”了?

在专访中,我们针对剧情向两位导演提出了不少问题。从他们的回答中我们或许能找到问题的答案:这两位老爷子,还在努力寻找中国电影可行的新玩法。但是就如徐克所说,他还在从当下流行的美剧和新媒体中寻找电影新的可能性。

或许会有试错的时候,但是有人尝新,总比电影界只留下复制“爆款”的套路作品好吧?

徐克:拍《奇门遁甲》就是要尝试新鲜的东西

1982年,袁和平拍摄过另外一部《奇门遁甲》,在特效并不发达的80年代,袁和平“土法炼钢”,在电影里展现了剪纸化蝶、移形换影、纸蝶渡桥、飞刀飞剑等一系列民间秘法。而如今拍摄新版《奇门遁甲》,除了名字相同,剧情已经完全是一个全新的故事了。

但是在徐克和袁和平看来,正是因为“奇门遁甲”这个概念内涵非常复杂,他们才有机会把许多新鲜的想法加入到“奇门遁甲”这个概念里,像“中国武侠大战天外来客”这样的设想确实是典型的徐克风格。甚至包括用章回体组织电影结构、让倪妮和大鹏演情侣……这些都是为了让电影能够有一些不一样的、跳出常规的东西。

而他们想要通过《奇门遁甲》了解的,就是观众对于这些“鬼马行空”的设想接受度到底有多高。

腾讯娱乐: 1982年的袁导也拍过一部《奇门遁甲》,这一部跟前作差别蛮大,为什么会用同样一个名字来做这部电影呢?

袁和平: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为“奇门遁甲”里的想象空间比较大,大自然的力量,科学不能解释的现象全部可以包含在里面。

腾讯娱乐:您来的时候已经有这个片名了吗?有没有一个故事梗概呢?

徐克:进来就是先有片名,然后再想故事。

腾讯娱乐:您是怎么想到把武侠跟奇幻结合到一起的?

徐克:因为《奇门遁甲》怎么都有一个奇幻的特点在那里,至于奇幻要到什么程度,就要看我们怎么把故事讲到一个(能让大家接受的)点上。我认为这种类型的电影,最好玩的就是它一定有很多我们民间的一些看事情的角度,而且我觉得我们有对这种题目的幽默的看法。所以我觉得很好玩,我们做这种方法是我很想在银幕上呈现的,想看看那个效果跟观众的关系是什么样。

袁和平:你的出发点是对的,有点幽默,有点喜剧,我觉得这个路子应该是对的。

腾讯娱乐:您早年拍《蜀山》,大家说您的特效有点西方的感觉,您是不是有意地一直想把东西方魔幻结合起来?

徐克:刚刚相反,我就是要把电影不要西方化,因为我觉得西方是学东方的,千万不要以为西方的东西是没有来源,西方很多是抄东方的东西。

腾讯娱乐:这两个怪兽赤木和白虎设计的时候,最初这个形象是怎么来的?

徐克:就是根据文献里一些留下来的插图,一些甲骨文,一些象形文字,还有一些古文明遗址里看到的一些痕迹。

腾讯娱乐:为什么会设定说小圆圈变成妖的本体是一个凤凰呢?

徐克:凤凰在我们过去的神话的一些记载里面,是很重要的一个力量的所在。所以我们就尝试把凤凰变成其中我们的一个角色。

袁和平:而且凤凰涅盘可以重生,周冬雨就是可以重生。我觉得它是有联系在里面的。

腾讯娱乐:里面的宗派、武术招式都是您凭空想象出来的吗?

袁和平:这个当然是凭空想象出来的,尤其是戏里雾隐门要有什么特色,是要凭空想象的,不光是想象,还要去动脑筋设计它们有什么功夫,有什么兵器,有什么能量,这都是要设计的。

腾讯娱乐:两位为什么会选大鹏和倪妮里演情侣呢,这个搭配还蛮新鲜的。

袁和平:雾隐门那些人,我觉得要用一些不一样的面孔来做,像大鹏没有演过古装,然后就去找他来演一下。倪妮也是这样,可以有点新鲜感。徐导同意我才做的。

袁和平:倪妮有做女打星的潜质,电影人最重要的是把握潮流

作为导演,袁和平对倪妮在影片里的表现大加赞赏。在他看来,拍动作片的时候,一个演员有没有武术功底不是最重要的,对动作有没有领悟力才是最重要的。他一直在夸倪妮领悟力非常好,“她是可以做女打星的。”

袁和平赞倪妮有天分

但对于现在的90后观众来说,“女打星”这个词实在是太有历史感了。上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女打星恐怕还是杨紫琼,而传统武侠片更是没落已久,《卧虎藏龙》是传统武侠片最后的荣光。

于是话题不可避免地转向了武侠电影的转向上来。近几年,武侠/动作电影往往都选择了和另外的类型做杂糅,奇幻动作、浪漫武侠等等类型成为票房宠儿。对此,见证了曾经传统武侠片辉煌时代的徐克和袁和平看得很清楚“潮流就是一直在变,有时候还是循环着变。”

徐克说他现在还会看看美剧,看看流行的新媒体上有什么新的养分值得他汲取。而袁和平则表示,身为一个电影人,在潮流之中能学会明辨潮流的方向,这本来就是电影人应该做的事。

腾讯娱乐:这已经是两位第八次合作了,两位在片场的工作方式是怎样的?

袁和平:前期工作就是徐导在做,后期剧本到手再看,看了我觉得还有改动的空间,就让徐导再改几稿。一起拍的时候,还在改。每场戏希望尽量改到最好。

徐克:我们一起讨论,一起研究,从剧本开始就已经讨论了,因为这个动作设计的时候,我们的景也设计成这个样子,景的规模有多大,有什么动作可以在里面发挥等等,都是要在剧本的时候就知道的。

腾讯娱乐:发布会上倪妮说一个简单的动作都要重复十几次,您是怎么具体指导的?

袁和平:很多演员演动作戏经验都不多,章子怡拍第一部动作片也没有打过,所以就要看个人的领悟力高不高了。倪妮的领悟力很高,她是可以做女打星的。你设计一些动作两遍、三遍她已经领悟到了怎么做好看,有时候我遇到一些演员,怎么做都不好看。有些悟性很高的演员,两遍、三遍就可以做到这个感觉。

腾讯娱乐:片中有这么多门派已经挺复杂了,还安排了一个四角恋,这个当初是怎么考虑的?

徐克:我觉得很多设计都是关于背景的,真正的故事都发生在人物身上,其实人投身在故事里面,自然就会以人物的性格跟他们的特点变成我们在戏里面看到的情节,那就是让我们追看下去的吸引力。

腾讯娱乐:这个电影我们看到有一点点章回体的感觉,有点像过去看武侠小说的感觉,为什么会这样来安排这个电影的结构呢?

徐克:我觉得这样好像好玩一点,就试一下,把它放上去是不是可以成为这个戏的其中的一个它的风格呢。我们一直从这个角度去想,就是怎么样让这个电影不太一样,但是看起来又OK,可以接受。

腾讯娱乐:打戏在3D下拍摄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袁和平:我觉得3D还是照原来的东西拍,不要只是为了3D,就把3D的特长拍出来,这种做法很久以前已经试过了,真的不需要这样。动作两个人打有透视感、有立体感,这已经够了的。

腾讯娱乐:我们作为观众看到挺多镜头都会有一点熟悉感,比如说诸葛青云去学医的时候那个造型有一点点像《倩女幽魂》的宁采臣。

徐克:他们背后那个东西其实是我们中国人长途行走的行李箱一样的东西。做一个知识分子的造型有很多可能性,但我觉得戴头套是不自然的东西,所以我希望他是一个戴帽子书生。武侠片里的造型,如果你想去完全改变的话,也是在我们以前传统里面的形象去做,不是重新来一个带有现代的服装设计的感觉去做。我觉得这个在我们戏里面不适合。

大鹏在片中的造型

腾讯娱乐:《奇门遁甲》之前开定档发布会的时候有一个很好玩的主题叫做中国武侠大战天外来客。二位都拍了很多经典武侠电影,对武侠这个概念现在是怎么理解的?它现在在这样一个电影市场上面,怎么样去争取更多的观众呢?

徐克:我觉得是应该说每个时候都有一个古装或者是时装动作片的潮流,潮流就不断地转变、循环地改变等等。这也是因为我们看了过去一些作品,产生了对这类作品的一种期待跟要求,然后演变到后来我们把这个作品的手法跟风格改变,来增加我们对这个类型电影继续追看下去的动力。所以你说发展下去,它是一个不断改变的,每个阶段改变都有它的一个特别的点。

袁和平:我觉得还是看潮流。武侠片拍得多了,可能就有一个新的因素进去,我觉得潮流一直在变。至于怎么变就要看我们的触觉,这是我们电影人应该要做的。

Read More




Leave A Comment

More News

影像日报

宅宅新聞 by 卡卡洛普

电影

Disclaimer and Notice:WorldProNews.com is not the owner of these news or any information published on this site.